为什么ta平时文质彬彬,爱爱时却满口脏话?

听觉本身就是性刺激的强接收器,而爱爱中互相说些“脏脏”的话,又让人产生打破禁忌的反差感、干坏事的兴奋感……哪些脏话能助性?又该在什么时候说?

《性学观止》的作者贺兰特·凯查杜里安曾说:“嘲弄甚至猥亵的幽默和‘脏话’,会刺激一些人的性欲。”

爱爱中的“脏话”(dirty talk),包括涩情描述、黄色笑话、性命令、辱骂等等,在爱爱前或者爱爱中作为一种增加快感的手段,拥有众多爱好者。

脏话在性|爱中的作用,如同碳酸饮料,有人不那么喜欢,觉得口感不如果汁顺滑,心理感觉没有纯净水那么健康无害,碳酸饮料的气泡太足还会让人打嗝,但是喜欢的人恰恰就喜欢嘴巴里噼里啪啦的气泡感。

喝冰可乐带来的过瘾不在于解渴,而在于稍微有点承受不住的爽——越冰、越大口、气泡越足,刺激感就越逼近自己能承受的极限。

01.选择一个对的时机

就像吃火锅更配冰可乐,说脏话的时机非常重要。在不对的时机突然冒出脏话来,不仅不能加分,反而可能毁了一场性|爱。

不过“时机”是一门玄学,确实不好解释,也因人而异、因情况而异。对我来说,只有在十分投入、十分享受的情况下,才可能把我的欲望和需求用语言的方式直白地表达出来,直白到可以归类为脏话的程度。比如想要对方如何、自己的身体有什么反应、对方不可能观察到的身体深处的感觉等等。

这种细节描述的过程既是自己欲望的表达,也是跟对方的交流,这个过程更重要的意义在于让我能够直面自己的欲望而不是压制它或者觉得羞耻,这一层意义让我觉得自己被赋权从而更有力量,而力量感又是我感觉自己性感和自信的来源。

当对方确实让我爽到了,我也会说一些常规的脏话,比如骂人的那种(没错,就是平时我们会听到的骂人的话)。

02.为什么脏话“真香”?

英国性心理学家在其著作《性心理学》中写道:“从耳朵里传达进去的性的刺激是多且有力的,其程度要在我们平时想象之上。”——听觉本身就是强刺激的接收器。

对于我来说,还因为听觉接收到的这些字句让我直面欲望、感到被赋权,从而感到更性感和自信。

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感受,不是每个人喜欢脏话的理由都这么深层次(中性词,没有褒贬的意思),有些可能是觉得,平时被视为不文明的用语在做爱的时候说出来,仿佛突破了禁忌,有一种反差感;有些是把做爱与脏话一样视作dirty的事情,而做坏事多少会让人兴奋;有些则很简单,就是爽的时候的表达方式而已,就像吃到美食、飙车、进了一个好球等。

但是不管哪种方式,我都建议在说之前,或者忍不住说了之后,跟对方交流一下,看对方是否喜欢/反感,否则,你真的可能没有下一次了(除非本来就没打算有下一次)。这是因为不同的人(包括不同性别的人),对于脏话的期待和接受程度是不一样的。

03.脏话,怎么说?

首先,“脏话”是否真的助性,是否真的让ta喜欢,是要经过尝试和充分交流的。

我跟喜欢这种脏话的朋友们聊了这个话题,就发现大家认为的脏话各不相同,“脏”的程度也差异很大:

词汇的范围从我认为跟脏字一点不沾边的“爽不爽”“大不大”,到“叫爸爸”“叫爷”“向我求饶”等体现压制性和欺辱性的称谓;有些喜欢自己说出来,有些喜欢听对方说出来;有些喜欢在前戏时作为调情手段,有些喜欢在高潮前推波助澜;有些喜欢直接骂脏话,比如问候对方家长,有些则喜欢直白的表达,比如“she我脸上”或者”我要she你脸上”

 图源:《性爱自修室2》

有一个小技巧是,多调动一些感官、多进行一些感官描述,能够增强脏话的力量感和涩情感。比如你们平时可能常常会互相说“你真好看”,在床上不如改成“你的味道真是诱人”、“你的声音让我兴奋”之类,围绕视觉、触觉、嗅觉、听觉的多方位攻陷,更容易让双方产生打破禁忌的刺激感。

 图源:《小姐》

我发现我所了解的女性多数都不喜欢对方问“爽不爽”“大不大”之类的问题,因为我们都觉得:“爽不爽大不大,你自己还不清楚啊,还要问别人”。但他们的回答可能表达了很多人的心声:就是想要从对方口中得到确认啊,听对方说出来才更爽。让对方求饶的心态也是类似,即从对方的反应中获得或者强化对自己的自信。

而相较来说,很多女性喜欢的脏话则可能更为细致,比如对彼此的身体、感受和欲望的描述。那种做爱过程中突然飙脏话的行为,并不能体现男性的勇猛(女性同理),相反,很有可能被认为莫名其妙。

要让脏话成为性爱中的加分项,两人之间的互相了解和沟通是必不可少的。如果你希望对方说点什么,那就告诉ta,如果对方说了什么让你不舒服,那更要告诉ta。

 图源:《性爱自修室2》

最后我要强调的是,有一种dirty跟脏话完全没有关系,那就是当两个人的关系和联结非常深刻的时候(这里并不限于情感上的深刻,也可能只是性的层面上的深刻),看到做爱的对象是对方时,一句“是谁在我的身体里?”——“是我”,就比一万句脏话还更让人兴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喵喵女 » 为什么ta平时文质彬彬,爱爱时却满口脏话?

本站于2020年8月8日上线 Echo